财大首页 | 中华职教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首 页
学院概况院务管理党建工作教学事务学生工作就业服务实训实验团学活动综合保障国际交流招生简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悦读中华

【学生习作】父亲

来源: 保华维 中华英语12-4班 编辑: 保华维/文 添加时间: 2015-06-30

父 亲

中华职业学院   中华英语12-4  保华维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只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筷子兄弟在歌曲《父亲》中道出了许多子女的心声。

唱出了朴实无华的父亲形象。我的父亲已经年过半百,是个典型的农村劳动人民。父亲一米六的个头,但在岁月的洗礼中已显得身躯佝偻。父亲干瘦的面庞,颧骨高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父亲的头上出现了缕缕白发,让父亲显得苍老。一双粗糙的大手撑起了整个家,虽然过着清苦的生活,但父亲总是显得那么幽默,风趣。家里无论谁有了一点点小毛病他都十分忧心,而对自己的身体却总是那么的不在乎。

从小我一直是父亲的骄傲,无论到哪他都要带着我。那时候的家境还算可以,父亲也有些散漫,到处奔走,做着一些小买卖。每次回家都给我和姐姐带一些好吃的东西,但从来没有给我们买过一件玩具。

直到我和姐姐都上了学,母亲病倒,从那时开始家里的生活条件开始下滑。母亲一病就是十年,本来就不太富裕的家变得负债累累,好在我和姐姐从读书就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因此我们姐弟两没有让父亲太过操心,只是每年交学费,和姐姐进入初中后每次回家拿生活费的时候让父亲感到头痛。他四处奔走借钱,但从来不准我们姐弟两过问钱的来源,也不准我们哪一个提出辍学。

母亲生病十年把父亲的性子磨皮了,他不再去做那些小买卖,不再四处奔走,而是开始在家里种地,可是种地又不是父亲的强项,而且据说父亲以前没打算过在家种地,因此土地大部分都分给大伯,二伯了。每年的收成都不是很好,交完公粮和提留以后家里剩下的就更少了。每次去买米的时候都买质量最差的,而且还得赊很久。即使是这样的生活,父亲也丝毫没有气馁,没有改变他的和颜悦色。 2005年对于我们家来说可谓是祸事连连。母亲病情加重住进了医院,一向健壮的父亲得了胃病,姐姐中考落榜,而我被确诊为严重鼻窦炎,也就在两三个月之间,父亲显得更加苍老,视力开始下降。父亲有一件宝贝,是一本泛黄的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名字,金额的账本,母亲住院二十多天,父亲借了三十六家凑了一万五千多块。母亲病好出院之后,那个本子被父亲视若珍宝,当最后一笔钱还清时,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也正是那一年,父亲托人想办法自己进了一家焦化厂,每个月七百多元的工资,成了我们全家的经济支撑源。我进了初中,而姐姐却因故不能继续上学,走上了打工之路。这成了父亲的一大心病,父亲从此一直觉得愧对姐姐。打我进入初中后,母亲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而我却开始了与鼻窦炎抗争的历程,这一抗就是七年。刚开始父亲带着我到处找医生,到处看病,但就是不同意做手术,他担心开刀之后对我的智力有影响。另一方面以为是我到了初中以后水土不服,而四处为我联系学校,想让我转学。也正是转学一事,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了。

那是初一刚结束的一个晚上,大伯的一个儿子从工地上回来,到我家说我转学的事有消息了,原来是在他回来之前几天,父亲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叫我准备一下去参加见面考试,并办理转学手续。而他因为工地上的事走不开就拖延了几天,当他回到家时离见面考试已经只有一天的时间了。那天晚上本来是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饭,但那通电话却让家里的气氛变得紧张。由于要交一千多块的转学费,提到钱,父亲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吃完饭,父亲拿了一包烟走了出去,我收洗之后也跟了出去,父亲一个人坐在园子里的石头上,地上六七个烟头还闪着火光。我和父亲对坐着沉默了好一会儿。父亲说:儿子,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无能......”说着父亲竟然哭了,我哭着说:爸,别这么说,我不转学了,不管在哪里读,我都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和爸爸就这样对着坐了好久,谁也没说话。

转学风波平息后,父亲有一门心思的转向我和母亲的身体。直到我初中毕业时,父亲又开始着急了,他联想到自己当年初中毕业时的情况和姐姐初中毕业时的情况而不安,在那两个月内父亲又显得老了很多。直到我拿到县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时,父亲才松了一口气。

但命运弄人,三年后高中毕业,按理我可以进入一所好大学的,可偏偏高考落榜,从那时起,我不再是村里的孩子学习的榜样,而父亲也是又操心,又不知该咋办。僵持了一个多月后,终于同意让我复读。复读的一年中,我在班上也一直名列前茅,父亲又开始高兴起来。但第二次高考,又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与理想的差距又是相当之大。但好在比上一次进步了,这一次必须去读大学了,说什么也不能再复读了,父亲的态度很坚决。

五一回到家中,与爸爸、妈妈一起下地干活,当看到爸爸来回三次才将一麻袋菜籽抱起。“爸,您休息一会,我来搬。”爸爸放下口袋,“这人上了年纪了,体力越来越弱了。比不得你们这些小伙子了。”旁边的妈妈看了我们父子俩一眼,一家三口,会心的笑了。爸爸说道“别看你现在力气,比我大,但还是太年轻了。还是好好读书,你能干再多的农活,我跟你妈都不会为此高兴。只有你走出了这泥土地,老爸才觉得对得起你。”

我抬头,一缕阳光正照在父亲斑白的双鬓上,他点了一根烟,双眼看向大山的外边,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爸爸,感谢您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您牵挂的孩子啊长大啦。希望时光慢些啊,不要再让您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Copyright© 2011 云南财经大学中华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云南财经大学中华职业学院网络中心  

办公室电话:0871-67442199    传真:0871-67441899   email:zhzyxy@qq.com